【小我表面看似和善,其實它要我們徹底犧牲】

向下

【小我表面看似和善,其實它要我們徹底犧牲】

發表  Admin 于 周二 4月 10, 2018 6:15 pm

小我表面看似和善,其實它要我們徹底犧牲。

我們認為身外的每一個人,都在要求自己作出犧牲,卻絲毫看不出,這純粹是自己在要求犧牲。犧牲的要求是如此地殘酷可怕,使我們無法承認那是我們對自己的要求。為了否定這一事實,我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寧願放棄上主,也不願正視它一下。如果是上主要求我們作出完全的犧牲,那就將祂投射出去,遠離祂、不當祂的居所,這樣就安全多了。我們把小我的背叛歸罪於上主,並召請小我來取代祂的位置,以保護自己免於上主的攻擊。但我們並沒有認清,自己召請來的客人存心毀滅我們,並要求我們作出完全的犧牲。這個殘酷的客人不會滿足於部份犧牲,因為它是一個侵略者,表面看似很和善,其實它要我們徹底犧牲。

相信愛會要求犧牲,上主就會變得非常恐怖。

當我們相信愛會要求犧牲,就會認為上主的聖愛所要求的犧牲極為巨大,因為全然的愛必定要求全面的犧牲,會將自己徹底毀滅。於是,上主就會變得非常恐怖。小我也許有些可怕,但上主卻會毀滅自己,因為小我要求我們所作的犧牲似乎比上主還少一些。兩害相權取其輕,剩下的唯一問題便是:誰會被毀滅?自己或是別人?我們會在自己的特殊關係中去尋找答案,在其中,我們好似同時扮演毀滅者和被毀滅者,不會只扮演一種角色。我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擺脫上主,因為祂毫無保留的愛,會將自己徹底毀滅。

要求犧牲的愛,勢必與攻擊和恐懼沆瀣一氣。

仍然深陷於恐怖夢境中的人,都還不願意承認,自己所邀請來的小我,只會對自認為是它居所的人肆虐。小我絕對不會讓我們看清這一點,因為我們若認清這一事實,它就無家可歸了。因為我們一旦恍然大悟,認清小我只會帶給自己痛苦時,不論小我為了保護自己而隱藏於任何形式之後,我們都再也不會被矇騙了。我們會看清,小我營造出來的、看起來像是愛的所有形式,都只是為了掩藏一個觀念。這一觀念就是:愛既要求犧牲,勢必與攻擊和恐懼沆瀣一氣。而且,罪咎乃是這種愛所要求的代價,我們必須以恐懼來償還。

犧牲是攻擊,而非愛。

我們對犧牲和愛的混淆是如此之深,以至於無法想像沒有犧牲的愛。這正是我們必認真審視的觀念:犧牲是攻擊,而非愛。只要我們願意接受這個觀念,對愛的恐懼就會消失。犧牲的觀念被撤銷後,罪咎便無立足之地。因為如果犧牲事可能的,那就必然有人付出代價、有人獲得報償。於是,剩下的問題就是:代價有多大?報償是什麼?自認為是小我居所的人,相信能藉由把所有罪咎推給別人而換來平安;同時,自己似乎不必為此付出任何代價。其實,小我一定會要求代價,只是看起來不是向自己索取而已。

摘自:何興亞《回家的心情》
資料來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g.hyh

Admin
Admin

文章數 : 3519
注冊日期 : 2012-05-08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ccc2012.forumotion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